中国理论的鲜明品格和世界贡献

  每一个时代都有立于潮头的思想理论,引领人类社会发展。进入21世纪,人类发展处于十字路口,全球治理和国家治理遇到诸多难题,其中不乏思想理论上的困惑。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理论如何回答和解决自身面临的特殊问题以及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在国际比较的视野中讲清楚中国理论的鲜明品格及其对世界的贡献,不仅有利于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而且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坚定理论自信,更好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理论体系与话语体系。

  注重开放包容

  中国理论的内涵有狭义与广义之分。从狭义上说,中国理论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从广义上说,中国理论则是指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中具有代表性、影响深远的理论。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理论的这两层含义不是相互对立和相互排斥的,而是相互补充和相互增益的。无论是狭义上的中国理论还是广义上的中国理论,都具有开放包容的理论品格。这一理论品格不仅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而且能够引领当今世界理论发展的新趋势。

  比较人类几大文明的认识和思维方式,没有一种文明像中华文明这样特别重视开放包容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中的作用。开放包容的品格在中国理论中得到自觉贯彻,体现在中国学者认识世界和分析世界的思维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就是开放包容的结晶和典范。如果说西方理论的特色是追求片面之深刻,那么,中国理论的特色则是追求会通之博大。追求片面之深刻,固然可以在“点”上形成较为深入的认识,但容易“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追求会通之博大,则可以在不同事物之间寻求共通点和联系,促进多元主体共生共荣。西方理论大都建立在分析思维之上。这是一种侧重于“找不同”的思维,它将世界人为地分割为不同的部分,同时将“不同”视为沟通合作的障碍,甚至以消灭“不同”的方式来追求所谓“秩序”。中国理论则建立在和合思维之上。这是一种侧重于“找共通”的思维,它强调在有形的差别中看到无形的联系,认为“不同”不是沟通合作的障碍,而是沟通合作的机会。中国理论认为世界是一个普遍联系、融会贯通的整体,主张整体、联系和动态地看待世界,反对割裂、分别地看待世界。“找不同”的思维看到的世界是别样的,“找共通”的思维看到的世界则是别致的。

  这个世界充满着多样性和不同。是强调分别割裂还是注重兼容并包,反映的是迥异的世界观。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理论与西方理论形成了鲜明对照。后者主张把自己特有的价值、制度变成其他民族和国家必须接受的“普遍真理”,由此在实践中产生了干涉主义,使得自身与外部世界时常处于冲突状态,加剧了不同文明之间的紧张和冲突。而中国理论则以兼容并包的态度看待多样的世界,努力在“不同”之间建立有机联系、实现共生共荣。从现实情况来看,人类不同文明之间的来往还远远没有达到会通的状态,这也为各种思想理论的交流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从对会通的强调来看,中国理论实际上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理论体系。在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交往范围日益扩大的当今世界,能够在各种看似差异很大的事物之间找到会通之处,这样的理论视野自然更为开阔、具有更强的兼容能力。同时,由于重视会通而不是放大差异,中国理论也是一种能够对极端主义思潮进行有效“对冲”的理论。这在当今各种极端主义思潮泛滥的世界上,更显得难能可贵。

评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