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属高校停运领导公车和教师班车

北京市属高校停运领导公车和教师班车

北京市属高校停运领导公车和教师班车

首师大通勤班车停运后,暂停在北一区体育馆门前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北京市属高校停运领导公车和教师班车

 

本报讯(记者 雷嘉)放寒假之前,多所北京市属高校陆续停运并收回了为校领导提供的公务用车和为教师服务的通勤班车。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从这些高校了解到,这一举措是按照全市统一要求进行的。在元旦后、期末前的这段时间,各校陆续结束了绝大多数公车的运营历史,仅保留正厅级,即学校校长和党委书记的公务用车。一些已多年不开车的副校级领导已在考虑重新开始练车,或干脆改乘地铁公交出行。

元旦前夕,首都师范大学在学校官网上贴出一则关于学校班车停驶的通知:“根据北京市公务用车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关于北京市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工作的文件及通知精神,经学校研究决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停驶各线路上、下班班车,取消副校级领导公务用车。同时按照文件精神要求,保留良乡校区、通州校区通勤用车。”

北青报记者随后在北工大、首经贸、北信科、北农、北物资等绝大多数市属高校那里得到证实,学校已经下发了类似的通知。有的学校是一刀切——除了正校长和党委书记的两辆车保留外,其他公务用车全都收回;有的则保留了少部分必要的工作用车,比如北京农学院要求从1月23日起,除岗位定向化保障用车及必要的机要通信、应急和离退休老干部服务用车外,其它一般公务用车全部取消。

但对于服务教职工上下班的班车,各市属高校都已经叫停。首经贸从1月9日起,停驶了学校各线路上下班班车;首师大则要求在1月16日前,将取消的公务车辆集中上交。日前,北青报记者在首师大北一区的体育馆门前看到,停运的大巴式通勤班车整齐地停放在这里。据停车场工作人员介绍,这些是校本部地下车库停不下的大型公车,“(收回的)小车都在那边停着呢。”

需要说明的是,各市属高校停运的班车仅限为教师提供上下班服务的车,而那些在多个校区之间为师生提供通勤服务的班车不在取消之列。近年来按照北京市人口疏解的政策,多所市属高校在郊区建了分校区,并将部分或全部本科教学搬到分校区,例如首师大的良乡校区、北建大的大兴校区等,与校本部之间的班车都得以保留。

马上就访

教师班车取消有怀旧有抱怨

1月9日是首经贸教工班车运行的最后一天。那天,很多首经贸人为行驶了几十年的班车举行了告别仪式。据了解,首经贸之前开通有从位于南三环的校本部到复兴门、蓟门桥等几条线路班车。像多数高校一样,这些通勤班车是不向教职工收费的。而校园网上的一则通知,让很多教工在9日最后一次乘坐班车前,纷纷与班车及班车司机合影。“坐了老何师傅十多年的车,我从‘青椒’(青年教师)一枚变成了中年人,真是挺舍不得的。” 该校统计学院的一位副教授告诉北青报记者,班车停运后,他和几位住得近的同事下学期打算拼车上下班。

但也有一些学校的教工对班车取消有点儿意见。由于学校搬迁、集体购房等历史原因,大多数高校教师住得离学校较远,已经习惯了乘班车上下班的老师们,猛然面临自己解决交通问题,尤其是要与通勤族一起拼抢早、晚高峰,多数有点儿不适应。“北京这么多高校,这么多老师一下子没了班车,肯定有相当多的人改开私家车,这会不会进一步增加路面交通压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认为,像高校这种单位为教工提供通勤班车,本身就是绿色出行的方式,不应该一刀切全取消。“可以科学规划,缩小规模嘛。”文/本报记者 雷嘉

背景

北京市区两级4.5万辆公车涉“车改”

早在2015年中央启动公车改革之初,北京市属高校的公务用车就“只减不增”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后勤部长告诉北青报记者,虽然市里还没下通知,但多数高校都自觉地不再批准新增公务用车,“已有公车到期淘汰,也不再添置新的。”

2014年7月,中办、国办出台公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改革方案,对取消的一般公务用车要求制定处置办法,公开招标评估、拍卖机构,通过公开拍卖等方式公开处置。2015年北京“两会”上,相关部门负责人曾透露,中央层面公车改革已“按期交卷”,多部委公车已封存,公务交通补贴也按照级别发放到了公务员工资条上;市级单位公车情况也已完成摸底:北京涉及车改的共有21万人,市区两级车辆共4.5万辆。

这位负责人透露,本市公车处置采取四个办法:一是所有取消的公车,符合报废标准和要求的,如黄标车等,报废淘汰一批;第二,将较新的部分车辆用于替换已经超负荷运转的执法执勤车辆;第三,集中部分大中型车辆,用于保障大型会议和集体调研,进行集中使用和调配,采取市场化手段运转,这一方式待保障机制健全后将全部取消;第四,其他车辆将全部统一封存,进行妥善保管,陆续用于今后几年的车辆更新。文/本报记者 林艳

对话

“只靠打车不太方便

我可能得重新练车”

对话人:首师大党委副书记徐志宏

北青报:您的公车取消了吗?之后您是怎么上下班的?

徐志宏:取消了(笑),我就改坐地铁了——幸好家里离学校还不太远,地铁几站就到了。等开春天气好的时候我考虑可以走路去学校,估计走个50分钟可以到,就当锻炼身体了。

北青报:如果为了工作需要去市里其他地方,交通如何解决呢?

徐志宏:因为收回公车是期末刚下的通知,你说的这个问题学校还没仔细研究,我们暂时考虑,如果一起出去开会,就谁开车蹭谁的车,如果都不开车就一起打出租车。

但是像北京会议中心那样的地方又不太好打车……另外我负责统战、离退休干部工作,需要经常出去,只靠打车可能不太方便,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重新练练车,然后自己开车吧。

北青报:那您打算开家里的车吗?

徐志宏:对,之前家里的车是我夫人开,正好她今年退休了,我可以接着开。

文/本报记者 雷嘉

说法

取消通勤班车

可给予交通补贴

关于取消学校教师上下班班车的措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该措施虽然可能会对高校教师通勤出行造成不便,但符合国家规定。他还表示,东京、首尔等地公共交通很发达,公职人员上下班很多都乘坐公共交通,这样反而缓解了地面交通的拥堵,北京市的公共交通也很发达,很多地方地铁和公交都能到达,选择公共交通方便快捷环保。

至于说到取消班车后,教师个人交通成本增加的问题,竹立家建议可以通过发放交通补贴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应该参照行政机关公职人员公车改革的办法进行,高校可以按照教授、讲师、行政人员等不同分类,对应相应的交通补贴标准,“比如说教授对应局级,副教授对应副局级等,有一个标准”,他表示已经有高校在按照这种方式进行制度改革尝试,“在通勤的问题上,交通补贴不能说有人有,有人没有,而是应该做好严谨的制度设计。”

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评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