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今年料饱受政治冲击 黄金将是唯一避风港

  对于2017年,霸菱资产管理研究主管Christopher Mahon有一个深深的信念:这一年政界人士抨击央行将成为新常态,因此他会向黄金寻求避险。

  本周一,Mah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是一个转折点。大约七年来,尽管可以说央行的政策在很多方面都存在严重不足,但他们却基本上没有受到批评。政界人士如今站出来抨击央行官员看上去完全是有可能的。

  政界人士侵入央行官员期望可以有效管理增长的领地,这在二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特朗普批评美联储维持近零利率在市场上造就了一个“巨大、肥胖且丑陋的泡沫”;英国首相特里莎・梅去年10月表示,英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必须转变;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认为,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兴起也有欧洲央行的责任。

  Mahon认为,如果政界干预导致央行无法实现通胀和增长目标,那么金价就会上涨。过去几个月,他旗下17亿英镑(21亿美元)规模的Dynamic Asset AlloCATion Fund将4%的资金配置给了黄金。该基金去年跑赢了80%的同业。《纽约时报》畅销书Currency Wars: The Making of the Next GloBAl Crisis的作者Jim Rickards甚至还要乐观:他建议将10%的资金投入黄金。

  政治人士对货币政策的任意干预会带来问题,因为通常情况下,政客和货币政策决策者所追求的目标不同。央行通常的目标放在通胀上,以维持经济在不过热的情况下增长,而政治官员倾向于让经济加速扩张,以获得更多选票。

  不过,Rickards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有机会通过政治手段来间接支持美联储的目标,我从未见过政客插手央行决策会导致通缩问题。

  对于那些对央行失去信心的人来说,黄金或许是最后的选择。麦格里经济学家MATthew Turner表示,在货币系统下,黄金保留了其作为一种资产的吸引力。黄金不会像货币和债券那样可以随意被制造。

  Turner称,黄金过去被认为是全球金融体系的中心,鉴于此,黄金具有货币的作用,但是作为一种货币,它却不能通过政府来发行,并且不受政府控制。

  对于特朗普新政对于黄金走势的影响,投资界意见出现分歧。自特朗普获胜以来,货币经理不断从全球最大黄金交易基金SPDR GOLD Shares中撤资,因为他们期望从股市中获取更高收益。与此同时,散户纷纷涌向iShare Gold Trust基金,受此影响,黄金价格从12月15日创下的逾10个月低点反弹了近6.4%。

评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