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再发公告:从未采购甜蜜素 绝不向勒索妥协

酒鬼酒再发公告:从未采购甜蜜素 绝不向勒索妥协

  酒鬼酒再发公告:从未采购甜蜜素 绝不向勒索妥协原标题:“甜蜜素”风波持续发酵,酒鬼酒再发澄清公告

  因遭原经销商实名举报,正处于风口浪尖的酒鬼酒“甜蜜素风波”仍在持续发酵。

  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发布澄清公告称,经查证,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 54°500ml 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原经销商石某手中的 54°500ml 老酒鬼酒产品于 2012 年生产,为石某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并且,公司已经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本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

  酒鬼酒还表示,公司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对石某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反而利用媒体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这已经是短短两天内,酒鬼酒就该事件公开发布的第二份声明。

  记者注意到,与12月21日发布的第一份声明相比,除了同样坚称产品合标准外,这一份则详细披露了自2012年以来,酒鬼酒与石某是如何自昔日亲密的合作伙伴发展至如今对簿公堂的原被告。

  酒鬼酒再发公告:从未采购甜蜜素 绝不向勒索妥协根据酒鬼酒的说法,2012年4月19日,作为原酒鬼酒经销商,石某的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来今雨轩”)与酒鬼酒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独家定制并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

  此后,由石某提供该产品酒瓶及包装盒等包装材料,并以3000万元的价格先后购买了全部产品,共计12.56万瓶。

  2013年2月,石某以市场环境不好等为由,要求酒鬼酒为其免费提供40吨同款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

  为此,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酒鬼酒陆续生产了8万瓶54°500ml老酒鬼酒(40吨酒水),作为市场政策支持,无偿赠送给石某。

  2013年至2015年期间,石某及其公司无偿占用酒鬼酒资金1400万元。

  经催要,2015年9月,石某以其公司的酒瓶及包装盒等包装材料偿还部分资金,差额部分以其库存的2.867万瓶54°500ml老酒鬼酒抵偿。

  3个月后,石某要求酒鬼酒再赠送8000瓶54°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初,酒鬼酒新任管理团队为规范市场秩序,提振渠道信心,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给予合理补偿,同时对石某2015年12月提出的无理要求予以拒绝。

  石某于是要求酒鬼酒将其库存的所有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共计12.55万瓶以238.8元/瓶的结算价格进行回购,其中,涉及2012年批次的51300瓶,2015年批次酒鬼酒无偿赠送74209瓶。

  同时,石某还提出按照200元/瓶的标准对前述所有产品因未能实现预期销售可能造成的损失及其在广告投放等方面发生的费用1000万元提出赔偿要求。

  酒鬼酒再发公告:从未采购甜蜜素 绝不向勒索妥协在上述赔偿请求遭酒鬼酒拒绝后,2017 年 4 月,石某将酒鬼酒诉至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两年后,该法院做出判决:被告酒鬼酒在收到原告北京来今雨轩退货(2012年生产的 54°500ml老酒鬼酒)后 3 日内将货款(以实际退货数量为准)按 238.8 元/瓶结算退还给原告,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2019年4月,来今雨轩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10 月 25 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酒鬼酒方面表示,截至日前,来今雨轩仍未按照生效判决退货。

  12月22日晚间,在酒鬼酒发布上述澄清公告后,《国际金融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石某,其对记者表示,正在看上述公告,酒鬼酒今日仍未与其联系。

  截至22日晚间20:00,记者仍未收到石某的相关回复。

评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